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仙武神煌 > 仙朝 2381章? 新的洞府

仙朝 2381章? 新的洞府

作品:仙武神煌 作者:搞個錘子 字數:2062829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蓮花分身已經到了眼下的實力,是時候放共出去自行修煉了。一直呆在體內,其獨立性便難以培養出來。

    回到紫蛟島,水下的妖族交戰有所減弱,空中的夜青群在啄食了島上一些零星分布的紫蛟果之后,便群體返回了。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妖物沒有來得及撤走。被紫蛟島上的妖族守軍圍住一通廝殺。用不了多久便能結束掉戰斗。

    不少妖族將那些殞落的妖族軀體分食一空,茹毛飲血。無盡妖海中的妖族,雖然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基本上仍然保持著妖族的習性。倒是混亂妖域那邊,由于與各族常年不間斷的來往。摻入了部分人族的生活習慣。

    陸小天直接化作一道流影,徑直回到自己的洞府。便是此時作為紫蛟島坐鎮的最強合體修士,陸小天也絲毫沒有要在眾多低階妖族面前露面的打算。

    回到洞府,一眾妖族女侍,還有部分被擒獲,當成人奴抓來的女子都已經收拾妥當。各自換上了更顯體態的紗群。唯有兩三個人族女子,雖然收拾過了,一身裹得嚴嚴實實的。

    祁淺心思忐忑的來到寬敞的石室,石室里面裝飾著各種夜明珠,紫楠靈木之類的。金壁輝煌。

    上首一道金蟒盤踞的寶座,下面兩側有兩排石椅。

    “見過前輩。”祁淺向陸小天行了一禮道。

    “傀儡金翼的下落何在?”陸小天直接開口問道。

    “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第一次有人問及我傀儡金翼的下落。”祁淺聞言自嘲地一笑,然后眼睛驟亮,看著陸小天道,“當年元靈城的三品丹王,這千許年未見,竟然已經成了合體境強者。”

    “你能認出是我?”陸小天略微有些詫異。

    “這些年來,除了我父親,還有兩個已經殞落的師兄,就只有跟你提及過傀儡金翼了。除了大名鼎鼎的陸丹王,沒有人知曉我與傀儡金翼的消息有關。”祁淺說道。

    “那你是否知道此物下落?”陸小天再次問道。以前知曉此物時,他才不過是化神期。手里要忙的事不少,沒有功夫浪費在傀儡金翼這種看上去只是傀儡的一部分肢體上。不過隨著修為和見識的提高。尤其是在獲得了靈傀木雕的使用之法后,陸小天深知靈傀木雕的厲害之處。此時陸小天手里已經擁有的是傀儡金珠,傀儡金爪。分別是從葉千尋當初在元靈城的城主分身,還有后來與鄔長練決戰生死前,擊殺的那屠蘇雙風兩個所得。

    那傀儡金爪竟與靈傀木雕的爪子除了顏色外近乎一模一樣。不由得陸小天不將兩者間聯想到一起。

    如果只是看其成色,傀儡金珠與傀儡金爪看上去比靈傀木雕似乎等級還要高。單是那靈傀木雕威力已經非同尋常,若是能湊齊一只完整的金色傀儡,對陸小天而言自然如虎添翼。

    原本陸小天也沒打算刻意地去打探傀儡金翼的下落,既然在這無盡妖海碰到了祁淺,自然得順便問一下。倒是沒想到祁淺反應如此之快。

    “知道,我也愿意將傀儡金翼的下落告訴你,不過也希望陸丹王能答應我一件事。”祁淺站在陸小天面前,絲毫沒有多少懼色。

    “什么事?”陸小天問道。

    “當年我師兄是不是你殺的?”當年陸小天將她從牛勁山手里救出時,她尚且能從陸小天身上感應到一絲大師兄的氣息。覺得分外親切。眼下陸小天身上的那股氣息已經蕩然無存。

    “是的。”陸小天點頭道。

    “為什么?”祁淺面色一陣凄婉,雖然鬼火真人早就將這個猜測的答案告訴了她,祁淺也覺得有幾分道理。只是聽陸小天親口承認,終歸是不一樣的感覺。

    “當年我與虞紫陌組隊,你師兄與牛勁山所在的小隊聯手,設伏想要殺我們,結果你師兄隕落在了我手里。牛勁山逃了。只是在你師兄隕落這前,跟我達成了一筆交易。后來的事你也知道了。”陸小天幾句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便勾勒了出來。

    “怎么會這樣?”祁淺面色慘白,嘴里喃喃出聲,如此說來,她怪陸小天也怪不上。尋寶修士之間的爭斗在修仙界中再常見不過了。陸小天能依言履行承諾,在她認識的眾修之中,已經難能可貴。

    “現在可以告訴我傀儡金翼的下落了。”以眼下陸小天的眼界,自然不擔心祁淺的敵意。此時陸小天眼里最大的敵人一個是葉千尋本尊,還有一個是創下了飄渺,吞淵等諸多劍訣的神秘人。

    便是到了葉千尋本尊這樣的境界,依然需要借助啻子幽蓮去擺脫吞淵劍。陸小天難以想象此人究竟修煉到了何種地步。

    “此物在廢棄的銀沙古堡。陸丹王日后若是回去了,便可以找到。”祁淺說道。

    “你是否還知道一些關于傀儡金翼的消息?”陸小天又問道。

    “不清楚了,父親去逝前,只交待過我傀儡金翼的位置所在。”祁淺搖頭道。

    “好了,你且退下吧。”陸小天點頭。

    “不知陸丹王打算如何處置我與幾個師姐妹?”祁淺此時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徑直問道。

    “這要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我倒是可以還你們自由之身,只是放了你們,在這無盡妖海之中,你們也得另謀生路,過完了眼下這一陣,你們要是愿意離開,自行去留便是。”陸小天說道。他不會一直留在紫蛟島或者是木綿島,自然更不可能帶著一干神虛境女修四處走動。

    “多謝陸丹王。”祁淺微微一福,向陸小天行了一禮。

    “等一下。”祁淺走到門口處時,忽然再次聽到陸小天的聲音,“我身份的事,不要與第三者說起。”

    祁淺點頭離開。

    “傀儡金珠,傀儡金爪,若是再加上傀儡金翼,便只剩下傀儡金首,也不知何物能驅動這金色傀儡。”陸小天摸著下巴,伸掌一托,一只赤金毫無瑕疵的金珠出現在手心。神識試探著進入金珠內,卻是什么都沒能發現。這金珠似乎與尋常打造法寶的材料并不一樣。

    研究了一陣,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陸小天伸掌一收,便將這金珠收了起來。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