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昆侖道魔 > 第六十二章 斬仙術

第六十二章 斬仙術

作品:昆侖道魔 作者:昆侖小鬼 字數:727039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然而何春天怎么可能給它這個機會,嘴巴張合,一遍遍念著咒語,桃枝上面飄出來的咒文越來越多,不一會兒就將整顆邪靈樹精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個結實,源源不斷的仙力瘋狂消耗著它的生機。

    “啊...”邪靈樹精發出一聲痛苦的怒吼,由于它早就跟樹精融為一體,受到傷害自然也會是一樣,雖然吞噬了樹精的妖力實力大增,但隨之而來的后果就是令它無法移動,面對何春天的攻擊只能硬抗,別無他法。

    “春天牛逼!加把勁弄死它!”胖子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加油打氣。

    時間一點點過去,瘋狂翻滾的樹妖邪靈慢慢停了下來,隨著一聲不甘的慘叫傳來,徹底沒了動靜。

    何春天吐了口濁氣,停止施法,大發神威的桃枝也變回了原樣。

    “幸不辱命。”何春天轉身笑道。

    胖子提溜一下跳到他旁邊,兩眼放光道:“春天,你手里這根樹枝咋這么猛啊!哪兒折的,給我也整一條唄!”

    何春天嘴角抽了抽:“這是老祖身上脫落下來的,桃山道統傳承上千年了,才三根而已!不過想折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不怕那老鬼發飆把你抽的皮開肉綻,隨時都能去搞。”

    “那老鬼厲害嗎?”

    “不知道,我只見過它曾經把我師傅抽著玩。”何春天老實答道。

    “那你師傅厲害嗎?”

    “嗯...聽說他二十年前已經是天師巔峰牌位了。”

    “那還是算了吧,我覺著用板磚挺順手的...”胖子打了個冷顫,李秋凡都還沒有天師巔峰牌位,而春天的師傅二十年前就已經這么虎了,都還被抽著玩兒,他去不是洗干凈脖子找死嗎?

    “小心!”李秋凡突然出聲,手里龍泉劍脫鞘而出,將一只悄無聲息偷襲而來的布偶娃娃釘在了地上。

    布偶渾身一抖,一股黑色邪氣從頭頂飄了出來,被已經一動不動的邪靈樹妖吸收。

    枯死僵直的邪靈樹妖突然又動了起來,囂張的笑聲從樹干中傳了出來:“哈哈哈...愚蠢的東西,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嗎?實話告訴你們,我是不死的!沒有人能殺了我!沒有人!”

    話音未落,再度恢復活力的樹根居然又一次纏殺而來!

    何春天大驚,剛才明明已經感覺到邪氣已經完全消失,怎么會又活了過來!

    邪靈樹妖來的突然,何春天沒時間做法,只好挺身沖了過去,既然說了這家伙交給他,肯定不能求助李秋凡,這也是他的驕傲!李秋凡大概也明白,所以并沒有動手,而是仔細觀察著邪靈樹妖的變化,思索著原因。

    何春天手里的樹枝揮舞的像一條靈蛇,將身體保護的滴水不漏,淡淡的粉色仙力散發,削鐵如泥,邪靈樹妖的樹根像紙糊的一樣,觸之即斷。

    因為李秋凡的光芒太過于耀眼,所以才顯得何春天實力平平,其實以他的年紀來看,也是很強的!起碼在同輩中都算得上高手。

    激烈的打斗持續,何春天越戰越勇,摧枯拉朽般竟將那密不透風的樹根全部砍斷,橫七豎八散落滿地。

    “桃山斬仙術,圣炁滅靈!”

    何春天大喝,指尖靈力發出驚人的尖銳鳴響,閃電般擊在了光禿禿的邪靈樹精樹身之上。

    痛苦的咆哮傳出,漆黑的樹身上剎那間布滿了蜘蛛網一樣的裂痕,粉色光術從裂痕中射出,越來越密集,片刻后后嘭的一聲巨響,炸成了碎渣!

    這還不算完,何春天又捏出幾道紅色符箓伸手打出,穩穩落在了段成一截一截的樹根和樹干上,熊熊快速燃燒起來。

    “這下你再恢復一個我看看!”

    胖子看著站在火海里的何春天,覺得這個造型帥的一塌糊涂,正打算表揚的時候,邪靈樹妖那讓人厭惡的聲音居然又響了起來:“我說過...我是不死不滅的!”

    何春天秒被打臉,再也裝不起來了,面露驚恐,還打個屁啊!這家伙簡直跟開掛一樣,無限復活?累都能把他累死了!

    一股陰邪寒風吹過,大火被熄滅,粉碎的樹身像被磁鐵吸附的鐵屑一樣一點點聚集,很快又變成了原貌,斷開的樹根也緩緩粘在了一起,猙獰的席卷過來。

    何春天慌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李秋凡看著一只癱軟下去的布偶娃娃好像明白了什么,沖左右為難的何春天道:“別信相信它的鬼話,應該是邪源共享之類的能力,先用結界將它困住,然后再弄死它試試,什么不死不滅,騙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

    被李秋凡一提醒,何春天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的確有某些邪靈,能夠在將死之際,把邪源寄居到其他物體上,邪源不毀,邪靈不滅,這樣就能夠源源不斷的重生!

    “這就是你不死的秘密嗎?小豆苗,你完了!”何春天嘿嘿一笑,收起桃枝,雙手從懷里掏出一疊符箓,腳步飄忽不定,繞著邪靈樹精周圍飛奔,每到一處,便有一張符打出。

    邪靈樹精第一次發出了焦躁不安的吼聲,樹根與樹枝暴雨般落下,想要阻止,可不論它如何拼命,都碰不到泥鰍一樣滑溜的何春天。

    “搞定!”繞著邪靈樹妖狂奔一圈,何春天手里的符已經一張不剩。

    “這次你特么要還能復活,我跟你姓!桃山斬仙術,封靈!”冷喝自何春天口中傳出,邪靈樹精周圍地面上突然亮起數十道光芒,一副玄奧的咒文圖案嗡的一聲出現,仿佛一只牢籠,將邪靈樹精罩在了里頭。

    “不死不滅是吧?沒有人能殺了你是吧?”何春天抽出桃枝,吹著口哨,露出了惡魔般的微笑。

    邪靈樹精內心瞬間被恐懼包圍,因為它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將邪源轉移了!于是竭盡全力揮舞著樹根,想要阻擋步步逼近的何春天。

    “桃山斬仙術,屠妖弓!”

    何春天淡淡開口,桃枝光芒閃動,竟然變成了一把靈氣逼人的長弓,隨后兩指扣弦,拉弓,一桿桃葉桃花環繞的靈氣光箭出現。

    “再——見!”

    雙指松開,靈氣光箭以奔雷之勢射相厲吼不斷的邪靈樹精,光箭過處,桃花盛開,殺機映現。

    “不——不要!不要殺我!!!”

    撕心裂肺的慘叫傳來,靈氣光箭不偏不倚射到了樹干之上。

    “主——人!救我啊!”

    然而回應它的,卻是另一道靈氣光箭,邪靈樹精的叫聲戛然而止,身體像是充了氣的氣球一樣快速變大,然后彭的一聲巨響,炸成碎末,氣浪席卷而開,漫天桃花飛舞,看起來十分唯美。

    葉流蘇和窈窕身為女孩子,頓時目不轉睛的看著。

    “厲害!”李秋凡拍了下勝利歸來的何春天肩膀贊揚道。

    和春天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嘿嘿,多虧道友提醒,否則我可能要在這個陰溝里翻船了。”

    “身在戰局之中,自然注意不到其他細小的變化,換做我也是一樣的。”李秋凡安慰道。

    “凡哥,你說這只邪靈樹精跟那兩只鬼有沒有什么聯系啊?”胖子問道。

    “肯定是有關系的,它死之前叫的那聲主人應該就是那兩只鬼物,所謂一山不容二虎,這邪靈樹精雖然厲害,但是跟那兩個家伙比起來還差得遠,既然能在它們的地盤上存在這么久,想必都是一丘之貉。”

    “那它們為啥不來救它?”

    李秋凡冷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找找看這里有沒有學生的魂魄吧。”

    “邪靈樹精都被殺了,也沒發現有什么魂魄在啊...”

    “這卻不一定!”李秋凡蹲下,雙手蓋在地表,罡氣化成千絲萬縷滲入地下,擴散開來。

    胖子不明白李秋凡這是要做什么,只好靜靜等著。

    過了大概兩分鐘的樣子,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個鼓起來的土包,下面像是藏著什么東西。

    “都給我滾出來!”李秋凡罡氣猛提,土包應聲而破,從里面跳出來幾百只布偶娃娃,齜牙咧嘴的沖著他咆哮不止,卻無一敢上前。

    “果子就是這些玩意兒變得,我特么還咬了一口差點沒惡心死!”胖子叫道。

    “邪靈怨偶...”何春天喃喃道。

    “是什么東西?”

    “一種邪物,沒什么主觀意識,只知道殺人,產生的原因有兩種,大部分人形物品長期被存放在陰氣匯聚的地方,吸收陰氣都有可能形成這種東西。”何春天解釋道。

    李秋凡拍掉手上的土道:“還有一種,那就是人死之后,將其原魂抽出,封閉天知,強行灌注在某個東西里面,也會變成邪靈,除非有道法高深之人的超度,否則永遠無法脫困。”

    “那這里的邪靈布偶是哪一種?”

    “第二種!”李秋凡指著其中一只嶄新的邪靈布偶道:“這一只里面禁錮的,應該就是昨晚死去的那名學生的魂魄!原魂被抽離,招魂自然難以成功。”

    眾人聞言看去,布偶娃娃群中有一只好像剛剛制作成的布偶一動不動,茫然的站在其中,看向李秋凡等人的眼神并沒有煞氣,而是一種努力回憶的狀態。

    “這個布偶...是用從學生身上剝下來的皮肉做成的,原魂被抽離造成其生前的記憶丟失,但卻尚未完全泯滅,天知被封甚至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就像一個懵懂的嬰兒一般。”

    “好殘忍!”

    “殘忍的還在后面,這座村莊里的所有人偶,應該都是這樣制作成的,只是我現在還搞不懂,它們的目的是什么。”

    “那得殺多少人才能制作出來這么多!”窈窕驚叫道。

    李秋凡深深吸了口氣,張嘴吐出兩個字:“滅村!”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