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福妻臨門:農女巧當家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我哥的小媳婦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我哥的小媳婦

作品:福妻臨門:農女巧當家 作者:甘源 字數:61441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雖說那是王笑的心里話并沒有說出口,但一旁的李寶平還是看得出王笑臉上的異樣。

    “怎么?你不高興嗎?”李寶平不解的問出口。

    “沒有啊,我就是覺得這錢壓根就不應該給他們,憑什么,老王家早就已經給我趕出家門了,我娘當初會跑的原因不還是因為被老王家欺壓太久了......”王笑站在一邊上嘟囔著,不經意間就已經紅了眼眶。

    李寶平拭去王笑眼角的淚水,小聲勸說:“這都已經過去了,至于那銀兩嘛。給就已經給了,不值當你掉眼淚的,日后有我在,你放心,沒人能欺負你了。”

    王笑一聽李寶平這話不禁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老王家收了李寶平的銀兩,再加上村長的一番教育后當真是沒有再來找過王笑的麻煩。

    不過,同時也更是在村子里傳的沸沸揚揚的,誰不知道這王笑現在成了李寶平名正言順的小童養媳了。

    這日,王笑將屋里的衣裳都拿出來清洗。

    已是入了深秋,天氣漸涼,前幾日王笑就已經說了要洗衣裳,但愣是那李寶平百般阻撓不要讓王笑去洗,說是等著李寶平得了空子自個去。

    但王笑想著自個一直住在李家不僅僅是什么忙都幫不上,整日還白吃白喝了,那日老王家來要錢,李寶平還大出血了一番。所以王笑自然是心中過意不去的。

    “這不是李小夫子的小媳婦么,怎么了笑笑?聽聞那李小夫子待你可是百般的好,咋的也能像我們一般,這么冷還要蹲在河邊上洗衣裳呢。”

    “哎呀我說你酸啥酸啊,洗衣裳這種活兒是男人干的嘛!”

    王笑這才剛端著木盆子來到河邊上,接著便是那些嫂子們的議論聲。

    不過也都是一些打趣的話,所以王笑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也沒有說別的啥難聽話。

    只是,王笑沒有發現的是,那秀秀竟然也在這兒。

    “切,天下烏鴉一般黑,天底下的男人不都是一個樣,喝醉酒了就打女人。現在那是李小夫子沒錢,待日后李小夫子考取功名納妾的時候,那王笑也就和你我一般了。”秀秀的話里話外都流露出一股子酸勁兒。

    起初王笑還沒有看到那人是秀秀,直到她看清楚了之后那一腔怒火直奔腦中。

    王笑一把將木盆丟在地上,她看著秀秀冷笑一聲:“縱使是那樣跟嫂子你又有啥關系呢?對了,那一日王家人找上門聽說還是你去的王家嚼舌根的?嫂子,我可是警告你一次,總在人背后嚼舌根啊,小心哪天就咬了舌頭呢。”

    王笑說完蹲下身去,拿著李寶平和李寶珍的那外衫開始搓洗著。

    原本秀秀被王笑的一句話給氣的半晌都說不出一句話來,硬生生的是憋了半晌這才看到了王笑手里拿的東西,于是便找到了話題開始借題發揮:“你看看,這不是還沒過門呢,就開始給男人洗衣裳了,這日后過了門誰曉得啥樣喲!”

    王笑聽得出那秀秀說來說去,其實就還是因為羨慕。

    于是王笑便也不做聲,只是冷冷一笑,埋頭將自己手里的衣裳洗完便端著木盆回了李家。

    她回去的時候恰好碰到了李寶珍正出來找她。

    李寶珍與王笑走了碰面,李寶珍一見著王笑便轉身跑到屋里吆喝道:“哥,你小媳婦回來啦,我出去玩了啊!”

    小,小媳婦?

    王笑愣著了,這李寶珍嘴里的詞兒還當真是一套一套的。

    李寶平從屋里出來,便看到了王笑手里的木盆。

    他緊張不已的一把將王笑手中的木盆奪了過來:“我不是都已經說過了嗎,這種活兒就讓我來干,你若是入了寒,你的身子吃得消么。更何況,這也是我跟寶珍的衣裳......”

    “洗都已經洗了,那河邊上多少女人洗衣裳呢,她們都沒事就偏偏我那么嬌氣啊。難道你這么說是存心咒我呢?看看你之前洗的衣裳,上面還是一股子汗臭味兒,以后啊,這種活兒還是我來吧。”王笑說著又一把奪過了木盆,將那衣裳晾在了庭院里的繩子上。

    將衣裳給搭好后,王笑又別過頭看著李寶平開口說道:“你總是上山打獵,每次回來都是灰頭土臉的,明個你出門便給我帶上一塊唄。”

    王笑的這句話算是踩到了李寶平的逆鱗了,若要是說別的什么要求,李寶平定然是想都不用想直接都會答應的。

    只不過王笑說想要上山,這肯定是不行的。

    李寶平連忙的搖著頭擺著手拒絕:“不行,不行,那根本就不是女人去的地方,你若是覺得整日在家里太無聊,那便叫寶珍陪你玩便是了,女人沒事兒去山里做什么。”

    “你可莫要瞧不起人呢,女人怎么了?男人能干的活兒,女人未必就不行!”王笑說著拎起地上的斧頭隔著幾米遠,直接丟到了不遠處的木樁子上。

    不偏不倚的砍在了正中間。

    李寶平被王笑的身手給驚著了,要知道這王笑先前在他的印象里。

    那就是一個典型的悶葫蘆!平日里跟人說話那也是大氣不敢出一口,可是現如今,不僅僅是有一手好廚藝,性子也變得開朗了不少。最為關鍵的是,王笑竟然還有這等好的身手?

    這點雕蟲小技自然是不能跟李寶平相提并論,可是整個村子里,這能文能武的女子,怕也就王笑一人了。

    李寶平想的出神,竟是一時間沒有控制住直接破口而出:“你不是王笑,你究竟是誰......”

    王笑一聽這話,忽然的就心里咯噔一聲。

    她連忙笑著看著李寶平開始岔開話題:“你在胡說八道什么呢,什么我不是王笑,李寶平你該不會是瘋了吧!”

    李寶平回過神來,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的搖了搖頭解釋道:“沒,沒什么。我就是覺得有些好奇,你身上有很多東西是我現在才察覺的,之前,這些我倒是都沒發現。”

    “之前我跟你很熟么?”王笑詫異的看著李寶平問道。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