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能看到過去 > 第六十七章 本人從未失手

第六十七章 本人從未失手

作品:我能看到過去 作者:無須無緒 字數:5100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女人,就是柔情的化身,這是造物主的安排,誰也改變不了。就算你是女漢子,內心也一定藏著一位長滿胡渣柔弱少女。金大冰美人這座冰山,此刻被完全融化了。解下堅強妝容的冷茗依偎在方旭的懷里,完全沒了山寨大姐的范兒。廳下的眾人的起哄聲也不打斷不了她此時對愛情貪婪吸食。

    候旭寨的含意不難理解,等候旭日,東升的旭日代表著生機,是希望。而寨中所有人的心中,這里的旭日是他們外出的大當家方旭。在絕望的災難降臨,天之將傾,他們很清楚大姐是很難為他們撐起頭頂上的天的。

    只有老大,在上次獵魔結束后突然在一個雷暴的夜晚失蹤,此后再無音訊的那個男人才能給他們帶來生的希望。

    也許是主座前兩人的狗糧撒得有點過份了,廳中眾人歡叫了一會兒后都來到外面盯著天上數星星。其實此時天上根本沒有星星,全是惡摩根降臨時留下的一道道長煙。月亮都被這些如餓鬼一樣的長煙舔食成灰撲撲的沒了光輝,更別說原本就暗暗淡的星星了。但眾人卻數得很認真的樣子,爭執聲中還洋溢著歡樂的氣氛,那演技都快達到影帝的水平了。

    喜樂哀愁來去如風,這就是殘樂園人們天性,從一個本是天堂的世界保留下來的。

    長煙消散了,但月亮卻還在躲躲閃閃,眾人真的能看到一些星星了,可方旭與冷茗二人還沒出來。

    “有些過份了!”郝建將扶搖交與大胡子,獨自推門進入大廳中。

    想像中的畫面沒有出現。郝建進去時,方旭正俯身在一張桌子上,視線跟著冷茗的手中的劍鞘在桌面上移動。

    “來得正好…”見郝建進來,方旭將他招到桌子前,“這地圖你應該熟悉吧。”

    郝建一瞧,那正是自己上次進殘樂園時畫的。那時候旭寨雖沒被劃進游戲區,本著未雨綢繆的想法,郝建把候旭寨方圓百里的地形簡略圖畫了出來。雖是簡略圖,那工作量也是相當大的,光是采集信息郝建就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要不是土木專業的繪圖底子硬,一般人還沒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眼前這張地圖。

    “明知故問。”郝建臉上帶著得意的神情,“都說苦高中、耍大學,這圖卻證明我郝建沒有走那條路,四年時光我沒虛度。”

    “學長是我們的好榜樣,”方旭雙手舉齊劍眉,“請接受學弟的膜拜。”說完就要向桌俯下去。

    冷茗伸手擋住方旭,“記得我剛來金大時,土木學院來蹭我課的老油子中有你的身影吧?”說完不等郝建回過神,就是一劍鞘拍在他腦門上。

    “大姐…不,老…老師,您…您還記得這事?”郝建捂著額頭,忍痛吃驚問到。

    “叫假正經,漏陷了吧!”方旭那種就要上當時被提醒后對騙子的憎惡讓他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之前與冷茗的交談中得知。冷茗好像只記得清殘樂園的一切,關于別的地方的記憶都是斷斷續續的。這顯然是她在進來前記憶被處理的結果。“冷茗,等獵魔結束帶你出去恢復記憶后,你得暴更多某人的糗事,省得我這做學弟的被忽悠。”

    郝建一臉的尷尬,趕緊將話題扯到地圖上來。

    經過三人近半小時的研究,(其實是某兩人在夫唱婦隨,郝建這個電燈泡是沒辦法才在那里照著)此次關于獵魔的方案定了下來。

    事關上百的生死的事情,就這么快定了,這三人也太草率了吧。外面得到消息后的眾人又有點開心不起來了。之所以這么快,是因為郝建實在受不了了某兩人秋波頻頻的互動。

    演員進入殘樂園可能會被進行記處理,但出去時是一定要進行記憶處理的,要不然在剛才的研究討論中,冷茗和郝建都說不出這天外惡魔的具體情況。只知道他們降臨后要等上幾個小時才會出現在殘樂園的世界中。無論殘樂園的人、演員還是他們自己人,遇到就殺。就算有團隊也不會超出四個。當然臨時因一些原因組建在一起的也有,但到最后到達返天臺時刻都會刀兵相向,因為返天臺是隨機出現的,上面的位置也只有四個,同時也只有同隊的人才能一起登上去離開殘樂園。而天外惡魔們稱返天為渡劫成功,真是個很奇葩的叫法。

    就這點信息,方旭覺得沒有多大的用處,所以此次獵魔方案中的第一步就是按兵不動,整個候旭寨山門緊閉。各出口處除了把守的人員增加外,還新設了許多哨崗,明暗交替。

    因為方旭對山寨的人員情況是一片空白,所以人員調遣、命令發布都由冷茗執行;地圖是郝建繪制的,之前又在這個世界呆了近三個月,而且扶搖好像也很聽他的使喚,所以打探天外惡魔的情況事就很自然的落在了郝建身上。這樣下來,方旭好像只是成了候旭寨的精神領袖一樣, 成了最閑的一個,同時也是被保護得最好的一個。

    當所有的人離開各自忙活去后,方旭叫人帶自己到傳說中以前自己的住處,換了一身居說是當年自己宰殺天外惡魔后扒下的衣服后,方旭假裝要睡了騙過身后的跟班,關上房門翻窗悄然離開了候旭寨。

    此刻,雖是仲夏夜但山中的夜間溫度卻有點冷,茂盛的野草吐出晶瑩的夜露沾在人的身上會驚起一片片的雞皮疙瘩。天上的月亮也怕這午夜的冷,在龜裂的動層中躲躲閃閃,很不情愿地將光時不時灑下來。這讓林中的夜更加的黑了。

    冷,再加上天外惡魔降臨時山中那些野獸的咆哮聲,使得許多夜間 活動的動物們也趴在窩里不敢外出,只有山間小溪里的青蛙們在扯著噪子高叫著這個世界還活著。

    方旭用劍一邊拔打著周身的野草借以驅趕可能蟄伏的蛇蟲,一邊聽著哇叫聲向其所在走去。

    人生地不熟,又是在黑夜里,迷路在所難免。迷路時河流是一個很好的向導。在打濕了半截褲腿后,方旭來到了小溪邊。然后順著溪流向上走,候旭村背后的山頂,是他今晚行動的目的地。因為之前與郝建跑向議事大廳時,他看到了一顆天外惡魔的流星墜到了山那邊。

    一路沿著溪流蜿蜒而上,著高度的增加,方旭看到了下面候旭寨的幾點燈火,當這些燈火最終消失在夜色中時,他離山頂只有百來米的距離了,而這時山頂那邊似乎傳來有人聚會的嘈雜聲。

    距離再一拉近,聽清楚了。

    “全都傳送校場,不去的是弟弟……”

    “本人專業渡劫,從未失手, 不服氣的去西部礦洞,哥教你們喊爸爸…”

    “隊伍三缺一,小姐姐帶隊,說話又好聽,想加入的趕快哦……”給你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