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妃 > 正文 第302章 譚婆子

正文 第302章 譚婆子

作品:農家小福妃 作者:百里砂 字數:209807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頑童什么的……捧孫玄成沒什么,踩著她捧就過份了。

    唐時玥挑了挑眉,笑回道:“多謝幾位大人,不過本頑童已經有字帖了。”她一臉無辜的從懷中取了出來:“皇上剛給的。”

    在場的全都是飽學之士,個個都能裸眼鑒別字跡……一看之下,瞬間啞然。

    之前說話的人臉都綠了。

    他說孫玄成不能屈尊給她寫字帖,結果她有皇上親筆寫的。

    親筆啊!!!

    而之前剛剛腦補了一場大劇的眾人,也是全身一震,這哪里是皇上訓斥了,皇上這都寵出花來了好么!就問哪個龍子鳳孫有過這個待遇?太子都沒有!

    但也有人覺得,她這樣顯擺皇上給的東西,皇上未必高興,只怕風光不了幾日。

    除此之外,所有人心中同樣的念頭就是“年少氣盛啊!”這位顯然是個不肯吃一點虧的,起碼在她還得寵的時候,一定不要惹她就對了。

    此事很快就傳到了明延帝耳中。

    但這些人都沒料到的是,明延帝看她,并不是皇上看臣子,而是親爹在看他失而復得的閨女,所以,閨女顯擺他給的東西,當爹的怎么會不高興?還挺得意的呢!

    于是明延帝叫人把唐時玥寫的“精油手冊”,給了那個說出“頑童”的倒霉蛋,叫他給抄錄幾遍。

    雖然他并沒打算多懲罰,只是開個玩笑,但在臣子眼中,這無疑是在給唐時玥撐腰。尤其那人看到紙上朱筆圈的批改……不是陳鴻圈的,那會是誰?不敢深想有木有!

    第三天,圣駕便起程往回走。北巡之事,總算是告一段落。

    明延帝忙到現在,才總算是喘了口氣。

    但即便這么忙,他仍是一天三次的催問影衛,可是影衛始終沒能查到那個譚婆子在哪兒。

    唐永禮死了、汪氏也死了,唯一有可能知情的譚婆子音訊全無。

    事情就卡在了這兒。

    圣駕回程的速度快多了,明延帝的空閑也多了些,還跟她下跳棋,明明只是一個土著,可四比二她都贏不了他!

    唐時玥輸的沒脾氣,死活不肯陪他下了。

    這還不算,他還得教育她:“你知道你輸在哪里么?幾路軍之間缺乏呼應,各自為戰……”

    吧啦吧啦一通說,然后下結論,“你這個人,適合沖鋒陷陣,獨當一面,做戰時可為先鋒,若要你運籌帷幄,調遣全局,卻是不能。”

    這只是一個游戲啊!為什么要弄的這么嚴肅?!

    唐時玥一臉郁悶的跑去窗邊看風景了。

    沒多大會兒,卻一眼看到了什么,唐時玥道:“皇上!皇上!”

    “怎么了?”明延帝不緊不慢的看了一眼:“這是罌子桐,可醫疥癬毒腫,但有大毒。你不曾見有人用這個點火把嗎?”

    唐時玥真心佩服明延帝博聞強記,她道:“見過桐油,也見過樹,但是沒見過這么一大片的。”

    她眨巴眨巴眼睛:“皇上,這東西其實很有用的,它耐熱又防水,防銹又防腐,船上什么的全都可以用,家具上涂一層也不容易壞。”

    不是她說,明延帝的政治敏感度,真的是一等一的強。

    她就這么含糊的說了一句,明延帝已經眉頭一凝,對顧九行做了個手勢。

    圣駕很快就停了下來,有人上前請示,顧九行不愧是明延帝肚里的蛔蟲,立刻就叫人去打聽那一大片罌子桐是誰家的了。

    明延帝向唐時玥道:“細說說。”

    唐時玥也沒太刻意掩飾。

    反正她是生而知之的福娘娘,反正她這點心眼在明延帝這種人眼中一目了然。

    她就把她所知的,努力解釋了一下。

    桐油是制造油漆、涂料、油墨之類的主要原料,在二戰的時候,它可是重要的戰略物資!

    它干燥快、附著力又強,且耐熱、耐酸堿、防水、防腐、防銹……總之好處一大堆!雖然說現在還沒有坦克飛機大炮,但用在造船上也是很好的防銹防腐材料。

    她注意到這東西,是因為她的人力車。

    人力車有兩大技術難點,輪胎和鏈條。

    輪胎需要橡膠。但橡膠樹這玩意兒,估計一時半會兒是沒辦法見到了,所以輪胎只能暫時用木頭涂一層桐油,平時感覺家家都會備一點桐油,點燈點火把什么的,但真要大量買,才發現并不多。

    明延帝聽的緩緩點頭。

    然后他摸摸她腦袋:“回去吧,朕召人議議這事。”

    唐時玥哦了一聲就下了車,有幾個老大人已經下了車,林弗建和顏悅色的道:“郡夫人,不知是什么事情耽誤了?”

    這話問的狡猾。唐時玥倚小賣小,搖了搖頭:“我不說。”

    林弗建就笑了:“是本官問的莽撞,郡夫人莫怪。郡夫人常在駕前,能記住這個,卻是好事。”

    他一派長者之風,唐時玥自然要道謝:“多謝大人告誡,我明白的。”

    這事兒并沒耽誤多長時間,至多半個時辰,圣駕再次起程。

    唐時玥發現明延帝還真的是皇上,天下都是他的。

    這事兒明明是她跟他說的,可是從那之后,他再也沒提起過,讓她原本想著找機會要一點兒桐油,發展她的人力車……的計劃,就這么夭折了。

    不幾日,也就到了東風縣。

    唐時玥這一去,前后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

    知道她要走了,很多老大人都給她送了禮。

    這一回,倒不是因為唐影后強大的吸粉能力,而是因為“圣寵”。

    唐時玥本來就是一個挺簡單的人物,看在這些人精的眼中,自然一目了然。

    她就是這么一個有大本事,有大福氣,但卻沒什么壞心也不愛算計的人,心口如一。最重要的,當然還是她極得圣寵。

    一個這樣的人,不交好的才是傻子。

    而且在這個時候交好,比她爬上去之后再交好,自然更劃算。

    再加上之前的御史事件和字帖事件,大家全都提著心,所以送的禮都挺重的,隨隨便便出手就一個宅子什么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唐時玥才有了“原來這些真的是頂級大佬”的真實感。

    要知道明延帝是一個把做人做事分的很清的皇帝,他北巡時一個后妃都不帶,單從這一點上來說,就勝過古往今來許多皇帝。

    也所以,他帶出來的都是精英,這些人送禮,當然沒有俗物。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