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妃 > 正文 第259章 恩福縣君

正文 第259章 恩福縣君

作品:農家小福妃 作者:百里砂 字數:209807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明延帝封了蘇濟為縣伯,賜良田十頃,并賜了一塊“濟世救人”匾。

    唐時玥封為縣君,賜良田三頃,加“恩福”二字。并無數的珠寶首飾。

    長壽坡立碑,由當地大儒著文記載此事,并立“良醫榜”,這一次所有參與的大夫,均會鐫刻其上,青史留名。

    甚至聚寶村,做為源頭,也將在村口立一石碑:“福佑之地”。

    唐時玥跪在地上接旨。

    雖然前頭那些夸人的話她聽不大懂,但后頭她可是聽懂了的。

    此事參與之人皆有重賞,她還得了個縣君?恩福縣君?

    蘇濟是告老還鄉的太醫,曾經也是三品官。但縣伯可是爵位啊!雖然不能世襲,但也是正四品的爵位了!賜下的田也是永業田,可以傳給子孫后代的。

    而縣君,則是正五品,林縣令見了她也是要見禮的。

    要按現代的算法,一畝地等于六百多平方米,而一頃地等于一百畝,三頃地就是三百畝……哇塞!發財了發財了,早知道她不用到處打聽著買那三十畝地啊!

    最主要的,她是“恩福”縣君,聚寶村又立碑“福佑之地”,這簡直就是官方蓋章,要坐實她“福娘子”的身份了。

    皇上和太子這是打的什么主意?

    唐時玥并不知道天花一事,明延帝有切膚之痛,所以才格外加恩,她只覺得皇上真的很大方。

    宣完了旨,禮物一件一件往里送,正熱鬧著,忽聽又是一陣敲鑼打鼓,有人遙遙喊道:“報聚寶村唐時嶸,明延八年甘霖府府試第一名!”

    又是一個案首!

    這才叫真正的雙喜臨門!

    那宣旨的太監早得了有眼色的孟二少打賞,加上對福娘子心有所敬,也不著急,反倒笑瞇瞇的看著,那報喜的一行人一路嚷嚷著,跑到近前,才發現了這邊的儀仗,倒是有些傻眼。

    唐時玥趕緊指揮青未了與里正族長幫忙接待這邊,她與蘇濟和孟以求繼續接待宣旨太監。

    那太監又多得了一份打賞,十分欣喜,人都要走了,又聽了一份八卦,聽說第三名也是她家的人,是福娘子的小叔子,也是許問渠的弟子,叫霍祈陽。

    于是等到回去的時候,明延帝動問,那太監便湊趣說了。

    明延帝倒是訝然:“哦?她兄長只有十五歲?兩個案首了?那小叔只有六歲?”他含笑點頭:“不錯!難得!果然是福聚之地,俊杰盡出。”

    在他看來,“福氣”這種東西,怎么說也還是屬于偏門的,但是科舉高中案首,這才是正途。

    明延帝便玩笑道:“當師父的是四元,徒弟,怎么也得撈個小三元吧!”

    那太監出去,自然就把這話告訴了他師父顧九行。

    皇上想看小三元,顧九行當然得暗暗放在心里,到時自然會透露給該知道的人知道。

    要是唐時嶸在這兒,只怕會覺得勝之不武,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當科舉到了院試鄉試這一步,本來就不是只看文章如何的。

    而太子,聽說傳旨的太監回來了,就找了個由頭,慢悠悠的往御書房走。

    路上碰到了七皇子和八皇子,一見他,齊齊垂手請安,必恭必敬。

    太子只含笑點點頭。

    兩個五歲的小屁孩兒,似懂非懂的,見完了禮,又互相打鬧著走遠了,依稀看到,他們手里正爭搶著他帶回來的一個六面轉轉。

    七皇子和八皇子之前關系并不好,但六面轉轉一人只有一個,七皇子好奇心重,卸開了再沒安起來,然后八皇子分享了這個小玩意兒,反倒關系好起來了。

    六面轉轉,是唐時玥給魔方起的名字,因為“魔”字不吉利,不適合當小孩玩具的名字。六面轉轉和華容道在疫情之前都已經造了出來,還沒來的及賣,太子走的時候,唐時玥就送了他幾個。

    太子腳下不疾不徐的,忽然冒出來一個想法。

    “唐時玥”不就像他分享給父皇的一個玩具么?父皇也覺得好玩兒,于是就時常跟他交流一下。

    他之前還真沒想到父皇也有這么幼稚的時候,但是這些日子,這事兒的確經常成為父子兩人的話題,好像變成了兩個人之間的小秘密,小默契。

    他都習以為常了,所以聽說傳旨太監回來了,就找由頭過來一趟。

    這不就跟七皇子分享玩具給八皇子,異曲同工?

    一念及此,他嘴角微彎。

    然后,便聽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道:“大哥什么事兒這么高興啊?”

    太子嘴角的弧度不變,轉頭看了他一眼。

    就見三皇子慢悠悠的走了過來,草草行了個禮,便笑瞇瞇的調侃:“聽說父皇封了那民女一個縣君,想必大哥替她說了不少好話。”

    太子微笑道:“三弟覺得她活數萬人的功勞,不夠一個縣君?”

    “活數萬人?”三皇子哧笑一聲:“大哥可真會給她臉上貼金!這怎么能算是她的功勞?這明明是蘇老先生的功勞。”

    “三弟說的對,”太子微笑道:“她、蘇老先生和幾十個大夫都有功勞。”

    三皇子眼睛微瞇:“聽說這位小娘子雖然未及豆蔻,卻花容月貌,還得上天眷顧,倒是一個有福之人。大哥你說呢?”

    太子懶的理他旁敲側擊:“三弟說的是。”

    三皇子見他油鹽不進,臉色更冷,一邊又道:“聽說大哥體察民情時就認識這位小娘子了,白龍魚服,也是一段佳話,為何不索性把她接過來?”

    太子問:“接到哪里?”

    三皇子一噎。看他一徑的裝糊涂,三皇子冷笑一聲,索性不說了,心說不承認是吧,不承認最好,爺定叫你悔之晚矣!

    兩人進了御書房,明延帝道:“你們怎么一起過來了?”

    太子笑道:“在門口碰到了三弟。”

    他從袖中取出幾張紙:“這是秦州新一期的‘雁報’,兒子覺得挺有意思。”

    明延帝就接過來看了看,之前的雁報,大多都是疫情通報,天花知識種種,現在疫情已過,又成了關于春播的種種知識普及,怎樣才能產量高,怎樣省人力種種,同樣圖文并茂,不識字也能猜個差不多。

    還有一角,放了一個“廣告”,說玥坊名下產業,廣收各地的稀奇種子,但凡世面上不常見的,只要拿過去就全都收云云。

    并且小字注明,這一處商家都可以聯絡縣衙某處,交一定的銀子,就可以打廣告。

    非常的簡單,完全談不上文采,但就是叫人覺得挺有意思。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