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妃 > 正文 第238章 縣試

正文 第238章 縣試

作品:農家小福妃 作者:百里砂 字數:209807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唐時玥幾乎一晚上沒睡,給這些人準備了帶去考場的吃食,天亮前又烙好了肉餅,每人吃了一個,就忙忙的往考院趕。

    老遠就看到考院門口,數人打著火把,提著燈籠,來回的穿行。

    黑壓壓的人群在龍門前面等著,在衙役的吆喝下,排成五十人一列,唱名入場,又有搜子站在門內,叫人解了外袍搜查,又檢查考籃,防止挾帶。

    唐時嶸三個人,也提著考籃迅速的匯入人群,唐時玥和許問渠幾個,只能在外圍等著。

    老遠只能聽到一聲聲唱名唱保的聲音,足足響了半個時辰,才終于聽到了唐時嶸三個人的名字。

    學子唱名入場,發下每頁十四行、每行十八字的卷子十幾頁,另附了空白草紙數張,然后衙役再唱出做保廩生的姓名,廩生確認之后,應聲唱廩生某保,這就是唱保。

    唐時嶸先看了一眼霍祈陽,擔心他畢竟年幼,只怕會張皇失措,但霍祈陽仍舊板著一張小臉,連看都沒看他一眼,比唐俊琛還沉穩。

    唐時嶸搖了搖頭,與唐俊琛打了個眼色,便跟著衙役按座號坐了。

    他的位置不錯,二月的天,還是很冷的,安排到考棚或者穿堂里的學子肯定受罪,但他這個位置卻還好,正好在避風處。

    看著衙役巡行場內,唐時嶸長吸了一口氣,取出了筆墨硯臺,心想這會兒玥玥一定在外頭翹首相望,又或者纏著師父問東問西……這么一想,他微微一笑,心情居然十分的平靜。

    唐時玥這會兒,的確如他所想。

    看著他們進去,唐時玥的心情,堪比送出高考兒子的老父親。

    眼看天都亮了,她問許問渠:“這會兒應該開始考了吧?”

    “剛才你沒聽到云板響?”許問渠慢條斯理的道:“那就是開始了。”

    沈掌柜打著哈欠過來:“阿玥,許先生,咱們上去等吧,我在上頭訂了個桌,能看到這邊放排。”

    唐時玥嗯了一聲,幾人就跟著他上去了。

    這一桌是沈掌柜提前訂好的,坐一天就要收五十兩銀子,還不連吃的東西,但位置的確是好極了,一開窗就能看到考院大門。

    幾人大開著窗子,各自捧著熱茶喝,唐時玥明明一晚上沒睡,卻一點都不困,追著許問渠問:“你當年考試也這樣?”

    “嗯,”許問渠笑道:“不然還單給我立個規矩不成?”

    他想到當年,不由得笑了一聲:“我那時年少輕狂,下場之前,曾被人激的放話,不得案首就掉頭回家……現在想想,當真赧顏。”

    唐時玥很感興趣:“是誰激的你?”

    許問渠笑容微斂:“一個同窗。”

    她追問,“是好意還是惡意?還是無意的?”

    許問渠笑看她一眼不答,唐時玥又道:“那他中了沒有?”

    許問渠點了點頭:“中了。”

    唐時玥又問:“他得知你真得了案首時,是甚么表情?”

    許問渠失笑,反手輕輕敲了她一記:“哪來這么多話!”

    “嘖!”唐時玥很不滿:“你這個人,真不會講故事,就一句話,一點都不跌宕起伏,根本沒法子感同身受。你在考場寫文章也這樣?我要是考官一定判你不中。”

    許問渠無奈:“我是寫文章,又不是寫戲折子,要什么感同身受。”

    唐時玥悄聲悄氣的湊近些:“先生,那人叫什么啊?”

    做為一個君子,這個問題他是不應該回答的,可是看她這個古靈精怪的樣子,許問渠居然有些難以拒絕。便悄聲同她道:“呂蒼。”

    說出這個名字時,他眼神微凝。

    當初他斷腿時,呂蒼還曾來“看望”他,在榻前撕破臉,很是說了一些話……他這才明白,這位一直與他交好的同窗,內心居然對他有這么深的恨意。

    他也真是夠糊涂的。

    得到答案,唐時玥滿足了,又問:“先生,等他們考到會試,你也參加么?”

    許問渠點了點頭。

    大晏鄉試每三年一次,今年剛好是考期,不管幾個弟子能走到哪一步,他已經決定了會參加之后的會試。其實考到舉人,已經可以去吏部選官了,只是他不想走這條路而已。

    唐時玥道:“那你要是會試拿第一,殿試再拿個狀元,以后不就得叫你許六元了?”

    “哪有這么容易,”許問渠搖了搖頭:“之前只是僥幸而已。”

    唐時玥哧之以鼻:“有才華叫什么僥幸?瞎謙虛什么!你看別人夸我聰明我什么時候謙虛過!”

    許問渠不跟她爭,就笑著喝了口茶,然后唐時玥忽然想到什么,趴過來,眨巴著大眼晴:“先生,聽說都城很時興榜下捉婿哦……”

    許問渠猛然嗆到了,咳了幾聲,唐時玥一臉無辜的給他續了茶,一邊繼續八卦:“話說,你一把年紀了,為什么還不成親呢?”

    許問渠好歹止住了咳,掀掀眼皮,沒好氣的掃了她一眼。

    他今年回家,一直拖到一月底才回來,就是因為家里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叫他相看人家。

    其實他少年時是訂過親的,但因為后來得罪了官員,加上當時腿傷甚重,大家都以為他要成瘸子了,所以女家就找由頭退了親。

    如今見他沒瘸,同時大概也因為“許四元”的清名,女家又有重提舊事的意思,被他毫不猶豫的給否了,叫相看的人家也沒去,最后他幾乎是逃家的。

    只是他沒想到,回來之后聽到的第一個消息,便是霍祈旌從軍,臨行之前與唐時玥訂了親。

    許問渠也說不清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有甚么意義,只是覺得……聽得這個消息之后,他沖天的青云志,便似澆了瓢冷水一般,又莫名其妙的落下了不少。

    唐時玥被他古怪的眼神兒盯的心驚膽戰。

    她心說她真是傻了,在古代,許問渠這種二十幾歲還不成親的,絕對是大齡,不對,老齡剩男了,肯定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啊!她不會是不小心戳中了他痛點吧?

    她趕緊舉手討饒:“先生我錯了,當我沒問……”

    她飛快的坐了回去,縮著脖子慫噠噠的,比兔子還乖。

    許問渠再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慢吞吞的喝茶了。

    一直等到申時(15點),開始放頭牌,也就是提前出來的人。當先一人二十許年紀,一臉的意氣風發顧盼自雄,簡直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唐時玥也不嫌冷,整個人趴在窗子上,笑指他道:“先生,你當年是不是也這個樣子?”

    許問渠橫了她一眼:“我還沒這么張狂。”

    結果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聽下頭一句話飄了上來,“思齊兄不愧是號稱小許四元的人,才高八斗,縣案首必垂手可得。”

    許問渠:“……”

    噗哈哈哈!唐時玥直笑的捂住了臉,連旁邊一直安靜的青未了都不由莞爾。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