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妃 > 正文 第021章 兔子被偷了

正文 第021章 兔子被偷了

作品:農家小福妃 作者:百里砂 字數:209807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唐時玥氣的長吸了一口氣,一路小跑著,去找了村醫。

    她本來就忙活了一天,又年紀小力氣不足,一路抱著小瑤兒跑過來,累的氣喘吁吁,腳跟都沒站穩就道:“大夫,我妹妹病了,請幫忙看看!”

    村醫淡淡起身,抹了抹手。

    村醫姓陳。年紀已經五十多了,留著山羊胡子,身形偏瘦,倒像是個讀書人的樣子。據說這個村醫之前在鎮上是坐堂大夫,后來得罪了什么人才回鄉做了村醫,醫術很不錯。

    他坐下來,淡定的幫小瑤兒把著脈,一搭手就道:“怎的這么嚴重了才送來!再晚一會兒就能直接收尸了!”

    話不好聽,可唐時玥這會兒也顧不上生氣了:“我上山了,剛回。陳大夫,您看怎么處理比較好?”

    村醫把了脈,又細細的檢查了一番,掀開衣裳按了按肚子,這才道:“不大好!燒了至少四五個時辰了,娃兒也太小!耽擱了!不好辦!”

    唐時玥道:“拜托您了,有什么藥盡管用!一定要救我妹妹!”

    “盡管用?”村醫一掀眼皮:“好大口氣,你付的起銀子么?”

    唐時玥焦急之中,也察覺到了什么:“需要多少銀子?”

    村醫一雙細長眼,冷冷的看著她:“你阿娘三天兩頭叫我過去瞧病,回回開了方子不拿藥,雖然都是鄉里鄉親的我不收出診費,但也沒得天天兒這樣的,還有你,現在雖是好了,當初也是三災兩病的,你家阿婆慣是個手里摳的,這也不知欠了我多少……”

    趁火打劫!

    他分明是趁火打劫!

    唐時玥垂下眼,掩住了眸底的冷光,只低聲求道:“陳大夫,病不等人的,您先醫治我妹妹可好?”

    “急什么!”村醫道:“我說這些,并不是要跟你算舊帳,只是要告訴你,從今往后,再想占我便宜那是不成的!你妹妹如今這個狀況,我可以明著告訴你,就算送去鎮上醫館,他們也必定是用通腑泄熱之法……一貼藥下去,通利大便,瀉下熱結,熱度便退了,立竿見影,你們還感激他呢!實則這幾歲的娃娃,這一著便虧了身體,幾年也調整不過來!”

    他一邊說一邊慢條斯理的洗著手:“我的醫術雖不濟,但比我再好的你也找不到了,我這頭有兩個法子,一個就是我剛才說的,通腑泄熱,只收兩百文,之后那些什么溫補的藥全都效用不大,你也不必叫她喝,我也不坑你的銀錢,另一種,則是發汗散邪,使邪熱外達,輔以其它,雖略慢些,但絕不會傷了這小娃兒的根本,只收你三兩銀子。”

    唐時玥一直觀察著他的神色。

    趁火打劫是肯定的了。

    但是他說起醫治手法時極為自信,在這方面他應該沒有騙人,頂多只是賤藥高賣罷了。

    唐時玥垂著眼,聲音似乎帶著哭腔:“陳大夫,我手頭雖還有一點銀子,但我家阿兄眼見便要交束脩了,我們縱是不吃不喝,束脩卻不能不交的,求您體諒一二。”

    “我體諒你,你可體諒我了?”村醫冷笑道,他想了片刻,才捏了捏胡須:“這么著吧,我只收個藥錢,二兩銀子,聽說你慣會打野兔的,再加上五只野兔罷!”

    看小瑤兒燒的滿臉通紅,手腳都不時抽搐,唐時玥心疼的很,實在沒時間跟他多爭,垂首應了。

    村醫立等著她拿出了銀子,甚至還寫了一張欠條,寫明了唐時玥欠他五只野兔,十日之內還清,若還不清每隔兩日加一只云云,還叫她按了個手印。

    看他一直不緊不慢的,唐時玥心里又恨又急,卻只能咬牙沉住氣等著。

    村醫收起了欠條,這才開始為小瑤兒診治,幸好他家里就備著不少藥,他的娘子也熟練的幫手,之后還用了酒和針輔助,看上去十分熟練篤定。

    汪氏不知什么時候也跟了進來,坐在旁邊嚶嚶嚶的哭泣著,唐時玥只靜靜的看著,一直等到村醫收了手,喝了藥,摸著熱度也略退下了一點,村醫才道:“行了,今天晚上她就留在我這兒,你們可以留下一人照應她。”

    唐時玥點了點頭,“我留下照應。”她表情平靜的看著汪氏:“阿娘早點回去。”

    汪氏又哭了兩聲,才一路哭哭啼啼的回去了,夜已經深了,她走出挺遠還能聽到哭聲,村醫娘子忍不住道:“哭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孩子死了!”

    唐時玥也沒吭聲,垂頭聽著村醫的囑咐。

    村醫囑咐完,把門一關就睡了,唐時玥不時的摸一摸幼妹的額頭,看她小狗一樣哼哼兩聲,顯然難受的很,就覺得心疼。

    汪氏真的是極品,小瑤兒向來又聽話又省心,完全不用哄,只順手照應一下就好,就這,她都做不到!聽她的話頭,小瑤兒足足燒了一天!再晚一會兒,也許真的就燒死了!

    所以,這樣的親娘,特么的到底有什么用!?專門添堵么?

    可不管有用沒用,添不添堵,占著一個親娘的名頭,她就不能動她。

    唐時玥磨了磨牙,垂眼做了個深呼吸,暫時放下這個問題。

    幸好,村里人只知道她賣蛇舌草賣了十兩銀子,沒人知道孫婆子給的那八兩多。那天她買雜物就花了五兩多,現在這樣又出去二兩,之后在大家眼中,她就沒什么錢了。

    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不管賣什么,不要跟村里人一起去,屁大點事兒傳的滿城風雨,連個村醫都趁火打劫!

    她當然可以發財,而且一定要發財,但是現在這個階段還不行,現在的她,在別人眼中,必須艱難,必須慘,才好進行下一步!

    可是鎮上太遠了,不跟村里人一起去,她很難一個人悄悄過去……

    她忽然又想起了祈旌,他平時是怎么去鎮上的?他身手好,肯定是走路去,要不以后拿到什么,拜托他幫忙賣?給他抽個成?

    心里還有很多事要想,可是幼小的身體卻撐不住了,她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早上村醫兩口子起來時,小瑤兒的熱度已經褪下去了,迷迷糊糊的張眼叫她:“阿姊。”

    唐時玥嗯了一聲,低聲問了幾句,見村醫娘子生火熬粥,便過去道:“陳娘子,請多添把米,勻給我和妹妹兩碗,若做什么吃食,也勻給我們一些。”

    村醫娘子白眼一翻:“小娘子,我們的米也是要錢買的,我們當家的又身子骨弱種不得地,村里人瞧個病又總是三拖兩欠的,日子……”

    唐時玥淡淡的道:“我們給銀錢。”

    “……過的著實艱難……嗯?”村醫娘子回過神來,就有點訕訕的,隨即笑道:“那成,我多添把米,今早上做胡餅吃,小娘子同我們一起罷。”

    唐時玥淡淡謝了。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