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妃 > 正文 第005章 背著弓箭的少年

正文 第005章 背著弓箭的少年

作品:農家小福妃 作者:百里砂 字數:209807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嗯,”唐時玥道:“我也是才想起來的,他估計是以為我死了……后來我醒了他還以為我是鬼呢,嚇的不輕。”

    唐時嶸默然道:“對不住,我竟一點也不知道。”

    “沒事兒,反正我現在好了。” 唐時玥想起來問他:“對了阿兄,當初我為什么被賣啊?”

    唐時嶸道:“這個,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據說是本村有個叫唐水芝的,給鎮上什么大富之家當妾,要在村里買個丫環,她奶奶就三百文錢把她給賣了,然后第二天,就因為“觸怒主家”被打了個半死,送了回來,也沒請大夫,原身就這么死了。

    可是這戶人家為什么要買個傻子當丫環?就算是充人場,傻子也充不了吧?

    這事兒一定有問題。只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問題。

    唐時玥考慮了一會兒,笑瞇瞇的岔開話題:“阿兄呀,你不用去學堂么?我記得,你不是十日才一休沐的?”

    “嗯,”唐時嶸道:“我前日休沐,剛好碰到你受傷,不放心就回來看看。沒想到,就遇到了……”他頓了一頓:“我昨晚又央同窗幫我告了一日的假。”

    “不用告假了,”唐時玥道:“現在家里有我,你一會兒就去學堂吧。”

    唐時嶸猶豫了一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玥玥,你現在這樣很好!真的很好!娘性子軟,有時候……又時常犯個糊涂,以后有你在家,我就放心多了。”

    “嗯,”唐時玥道:“家里你不用擔心了!你只要顧好自己就成。”

    唐時嶸笑了笑,又細細的跟她說哪兒有野菜,哪里能找到山果,唐時玥不住的點頭,然后反過來,又問他宗塾里的待遇,知道伙食費都是提前交的,起碼余下的這半個月不會餓肚子,就放下了心。

    被她三催兩催的,唐時嶸簡單吃了兩口,就急匆匆的走了,唐時玥送了他回房,小瑤兒正捧著碗往嘴里扒,汪氏卻直直看著那菜,苦大仇深似的,動都沒動筷子。

    唐時玥也不去管她,坐下吃飯。

    這種菜叫掃帚菜,山上山下到處都是,長老了可以壓扁做成大掃帚,嫩的時候掐個尖,用大蒜一拌,或者像這樣直接煮熟,吃著面嘟嘟的,對于前世為了保持身材經常吃水煮青菜的唐時玥來說,真不算難吃。

    吃頓飯的工夫,來了四五撥人,消息傳的也是快。

    唐時玥處之泰然。

    畢竟這年頭,鄉下人就這么一點兒娛樂,打個孩子都圍一大堆人看,傻子不傻了這種新聞,估計能上個年度新聞榜首,誰都想看個稀奇。

    第五撥人走了,唐時玥也抓空把野菜吃完了,正準備收碗,有人又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一見她就盯著她。唐時玥挑了嘴角一笑:“趙娘子。”

    這邊兒不同姓不同宗的不叫叔嬸,尊敬點兒就叫夫人、娘子,只是不知道是風俗還是朝代所限,畢竟她現在還不知道她在什么朝代。

    趙娘子家里也有一個傻閨女,不過原身是那種呆呆的安靜的傻,她家的珍兒卻大概有個四五歲孩童的智商,會叫爹叫娘,會說渴說餓,所以她一直覺得她家珍兒比她高貴不少。

    果然她一開口,珍兒娘嘴角就是一撇,眼里的嫉恨都快溢出來了:“真不傻了啊!吃了什么靈丹妙藥,也給我們家珍兒說道說道唄?”

    唐時玥笑了笑,淡定的收了碗。

    珍兒娘顯然已經聽過了全套流言,也不追問,哼了一聲,又看向周圍:“哎喲喲,你說說你們,怎么就淪落到這一步了呢!你看看這屋子,屋頂都得漏雨吧?嘖嘖嘖……這吃的是什么,汪娘子,你說說,唐三在的時候,你哪里吃過這個啊!這種菜,可是咱們家里喂豬用的,喂豬!哪里是你這種嬌貴人兒能入口的,哎喲喲,早知道你們玥丫頭沒事,你們也不用被趕出家門了,也不用受這般的活罪……”

    她口沒遮攔,說個沒完。

    汪氏忽然捂住嘴,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悲嗚,然后就扭著身子沖了出去。

    珍兒娘站在門邊,險些被她撞到,愣了一愣才道:“你阿娘這是急著干什么去了?”

    唐時玥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她要干什么你不知道?你說這么多難道是白說的?”

    珍兒娘一愣,然后一撇嘴就走了。

    小瑤兒坐在桌邊,光著一雙大眼看看她,又看看唐時玥,眼中有些驚慌,卻不哭不叫的。唐時玥心里實在憐惜這孩子,把汪氏的碗移了過來:“你沒飽就再吃點兒,其它事不用管,有我呢!”

    小瑤兒乖乖的點了點頭,小聲道:“阿姊。”

    “嗯。”唐時玥摸了摸她的頭,就出去了,站在院子里,能清楚的聽到汪氏悲涼的號哭,她不住的道:“阿娘!阿娘啊!玥兒不傻了,你讓我們回去吧!娘!千錯萬錯全都是我的錯,讓我們回去,你老怎么責罰都成!”

    她哭叫不停,良久,孫婆子摻雜著得意和狠厲的聲音響起,冷冷的道:“老娘早就知道你會回來!沒骨頭沒臉皮的賤婦,哪里舍得下我唐家這一口現成飯!”

    汪氏仍是哭個不停。

    孫婆子道:“老娘早就看的透透的,你就是個下賤沒廉恥的狐媚子!離了男人就活不了!也就老三這個糊涂脂油蒙了心的,看不出你那些道道,啥也依著你,連我這個當娘的也得靠邊站!結果就寵出來你這么個立不起來的破爛貨!路邊的野狗都知道護崽兒,你連狗都不如!”

    唐時玥冷笑一聲。

    她剛才都把話說的這么清楚了,她還要送上門去找罵,這到底是怎樣的腦殘!

    她忽然察覺到了什么,一下子抬起頭,就見門外,一個背著弓箭的少年正靜靜的站在那兒。

    少年看起來十六七歲年紀,身量頎長,生了一雙內尖外翹的雙鳳眼,長眉烏黑挺秀,五官棱角分明,但畢竟年紀尚小,即便五官陽剛,仍舊顯得異常的青蔥俊美。

    他就這么站在十幾步外,隔著半合的柴門,表情平靜的看著她。

    奇怪的就是,他似乎并不介意讓她看到,他在看她,但他的眼神,卻又平靜坦然極了,甚至有一種審視的味道。

    四目對視,片刻之后,他竟邁步走了過來,向她道:“你不傻了?”

    嗯?看不出這位也這么八卦?唐時玥下意識的嗯了一聲,他又道:“怎么治好的?”

    唐時玥道:“沒治,自己就好了。”

    他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好像是確認了她沒有說謊,便道:“打擾了。”他微微折身,轉身就走。

    唐時玥難得的有點兒懵。

    這人怎么這么怪呢?看這身氣度,不像是村里人。

    可她仔細的想了半天,也沒從原主的記憶中搜羅出這個人來,但原主是個傻子,她記住的東西本來就不多,所以她也懶的想了。

    這一頓吃了,下一頓還不知道在哪兒呢,什么都不如填飽肚子重要!

    唐時玥一邊想著,一邊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兒,院角曾經堆過秸稈堆的地方,堆著一些稻草渣。

    唐時玥忽然一眼看到了什么,頓時精神一振,從旁邊找了個樹枝,仔細的劃拉了幾下,確認了這就是一個老鼠洞。

    唐時玥半跪下來,也顧不上臟,一點一點的扒土,扒了不到一尺深,就扒出來一個壞了的水缸,不知什么時候埋在地底下,被老鼠當成了洞穴,一扒開水缸上的稻草皮,唐時玥就是一喜。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