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極品富二代 > 第七百六十章 十全大補湯

第七百六十章 十全大補湯

作品:極品富二代 作者:老施 字數:22563210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useshow;

    760

    連平的師父絕度是一個煉藥的大師,不然也不可能做的出那種可以增強人的精神力的藥,如果把這個黑肉太歲拿給連平的父親讓其幫自己煉藥,那這黑肉太歲的價值,絕對會被最大程度的提取出來。

    趙純良一時心動不已,他盯著水里的黑肉太歲,就好像是看到了一條通往絕世高手的路一般。

    就在這時,趙純良突然想到一個事情,既然這個黑肉太歲是在落華洞里出現,那之前的誅心,為什么不將這個黑肉太歲練成藥?還有,這個落華洞很明顯不是誅心自己弄出來的,應該是古人發現了這樣一個山洞然后將山洞改造成了落華洞,那這個黑肉太歲會不會是從古人那時候開始就一直存在這里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么這些在落華洞里呆過的人都沒有將這黑肉太歲練成藥?

    趙純良疑惑的在山洞里來回的踱步,突然,他在水坑的上面隱約看到了一些古樸的字。

    那些字并不是簡體字,而是繁體字,因為山洞里十分晦暗的關系,所以趙純良剛開始并沒有注意到那個地方有字。

    趙純良湊上前去,總算是看清楚了這些古字。

    那些古字并不多,大概的意思就是落華洞的第一任主人在[ 這個水坑里發現了黑肉太歲,然后說這黑肉太歲乃是上天賜予九仙山的珍寶,不管后人是誰出現在這落華洞里,最好都只飲用這些水,而不要去動那個黑肉太歲,這樣水綿延不絕,才可以造福更多人。

    趙純良恍然大悟,這黑肉太歲如果拿去入了藥,那被吃了也就完了,可如果放在這里,任由這些山泉水浸泡,那這些書都會成為極富有營養的礦物質水,黑肉太歲的價值就可以一直傳續下去。

    一想到古人的胸懷竟然能如此大,趙純良的老臉難得的一紅,他剛才只想著自個兒把這東西給占為己有,全然沒有古人這般的想法。

    很顯然,之前住在落華洞里的誅心應該也是聽從了古人的勸誡,所以才沒有將這黑肉太歲煉藥吃了,而是讓他一直泡在水里自由生長,然后服用那些水來增強自身的體制。

    趙純良并不是一個貪心的人,更不是那種為了變強而不擇手段的人,他覺得古人所說的東西非常的有道理,自然就斷了將黑肉太歲拿走的想法,隨后,趙純良給山上的錦凡發出了信息,讓其將棺材從上面用繩子綁著給放了下來。

    等誅心的棺材被放入山洞之后,趙純良拿起早已經準備好的鐵鏟,在煽動力挖了個坑,將誅心的棺材給埋了進去,然后立了一塊墓碑。

    這就算是了卻了誅心的一個心愿了。

    當然,趙純良并不會就此離去,這水坑里的水可都是寶貝,趙純良不拿走黑肉太歲,但是這水就不能放過了,他上山的時候并未帶什么儲水的東西,不過在他挖坑的時候,他就讓錦凡下了一趟山,然后拿了好幾個大水桶上來。

    在將所有的水桶都裝滿之后,這一個水坑里的水也幾乎見底了,趙純良心滿意足的將水桶給帶上了山,隨后再一次御劍來到山洞外,直接幾記重拳將整個山洞的洞口給哄塌。

    畢竟這是一個記錄在縣志里的山洞,如果以后有人循著縣志找到這里發現了黑肉太歲并且把他帶走,那不管對那位古人還是對趙純良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所以趙純良干脆就把這山洞的洞口給封了,等那水坑里的水再一次積滿之后他再來取,不過看滴水的速度,想要再積滿水,估計就得是好幾年后的事情了。

    “老大,您裝這么多水出來,要干什么?”錦凡看到趙純良背著大桶小桶的,不由疑惑的問道。

    “自然是有用的。”趙純良說道,“你給小杰打個電話,讓他在京城稍等我一陣,我馬上回京。”

    “好!”錦凡點了點頭。

    就在趙純良這邊打算回京的時候,在京城發生了一件大事。

    阿卜杜拉.扎伊在從他住的酒店準備離開的時候,被人襲擊了。

    最近一段時間,阿卜杜拉.扎伊都住在京城,因為神州方面特別想要拿下石油國最新發現的油田的開采權,所以一直很熱情的將阿卜杜拉.扎伊留在京城,好吃好喝伺候著,然后不時的派幾個中央大佬和阿卜杜拉.扎伊聊聊油田的事情,阿卜杜拉.扎伊雖然只是二王子,但是在一些事情上他依舊有很大的決定權,如果他真的決定將這個油田開采權交給神州方面,那只要國王那邊沒有異議,基本上這事兒就能成。

    這么多天下來,阿卜杜拉.扎伊已經隱隱意動了,可就在今天,阿卜杜拉.扎伊遇襲了。

    就在京城,在神州政府的保護之下遇襲了。

    幸運的是,阿卜杜拉.扎伊并沒有死,只是受了一點輕傷,但是盡管如此,對于一向愛面子的阿卜杜拉.扎伊來說,遇襲這種事情,哪怕只是發生,都是對他的極不尊重,更是讓他面子上絕對過不去的事情。

    所以阿卜杜拉.扎伊震怒了。

    “那些混蛋,他們竟然真的敢對我出手!我只是透露出有意思將油田開采權交給神州方面,他們竟然就敢動手,太欺負人了,太欺負人了!!!”阿卜杜拉.扎伊憤怒的將手上一個價值至少在六位數以上的水杯給砸到了地上。

    這價值六位數的水杯啪啦一聲碎裂,聽聲音也沒覺得跟那些三五塊錢一個的水杯砸碎的時候有區別。

    “他們真的以為我會遷怒神州么?我那個混蛋大哥,他真的把我當沒腦子的人么?在神州刺殺我就要讓我遷怒神州政府,我是那么笨的人么,啊?”阿卜杜拉.扎伊怒吼道。

    周圍的仆人與手下全部都低著頭,不敢接話,因為接話接的不好,那很可能就是滅頂之災。

    雖然這個二王子不像大王子那樣冷血無情,可石油國王室的人,沒幾個會把人命當回事兒。

    “給我水!”阿卜杜拉.扎伊突然叫道。

    一個長的十分漂亮的女仆連忙端過一杯水,然后小跑著來到阿卜杜拉.扎伊面前,沒想到因為太過緊張的關系,這個女仆在來到阿卜杜拉.扎伊身前之后,直接一個趔趄,手中的水杯猛的朝著阿卜杜拉.扎伊就甩了過去。

    啪嗒一聲,水杯落在阿卜杜拉.扎伊的身上,杯子里的水倒了阿卜杜拉.扎伊一身。

    女仆傻眼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不停的求饒著。

    “滾。”阿卜杜拉.扎伊并沒有殺人,而是一腳將女仆給踹開,隨后站起身,將身上那被水弄sh的衣服給脫了去。

    “幫我問一下,趙純良回來了沒有。”阿卜杜拉.扎伊面無表情的留下一句話后,走向了浴室。

    機場,趙純良的私人飛機平穩的降落在了停機坪上。

    得虧是坐私人飛機,趙純良才能夠把這么好幾桶的水給帶回京城,不然安檢那根本就過不去。

    小杰本來都已經打算離開京城了,接到趙純良電話后只得暫緩了離京的事情,當他看到趙純良帶著幾個大水桶來到劍宗的時候,都傻眼了。

    “從今天開始,這三桶水,給劍宗了。”趙純良將三個大水桶放到小杰身前,說道,“你找一些可靠的,有潛質,值得培養的人,每天給他們一兩這種水喝,明白么?”

    “老大,這是什么水?”小杰好奇的問道。

    “礦泉水。”趙純良說道,“這三桶水,你親自管理,你每天要喝兩杯,也就是二兩,曉得么?”趙純良說道。

    “嗯!”小杰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要喝這個水,但是趙純良讓他喝他自然就喝了。

    “錦凡,我給你一桶,你也每天二兩,這一桶水得有5升,夠喝一段時間的了。記住,不能把水放在陽光下,最好放在陰涼處。”趙純良叮囑道。

    “嗯!”錦凡同樣點了點頭,他在來的路上已經大概知道了這些水是什么東西,這可是十全大補湯啊。

    在搞定了自己手下這邊的事情之后,趙純良扛著剩余的幾桶水返回到了京城的趙家,把這些水都給藏在了趙家的地下室里。

    “你是說黑肉太歲?”趙建宇在聽到自己兒子說到黑肉太歲的時候,明顯也震驚了一下。

    “是!”趙純良點了點頭,將自己之前看到黑肉太歲的事情說了一遍。

    “古人的胸懷,還有那誅心的胸懷,都值得尊敬。”趙建宇感慨的說道,“這樣的天材地寶,確實不能夠一人獨享,如果那個黑肉太歲真的如你所說的那樣大,煉制成藥之后,怕是我吃下去,也無法抵擋其藥效,一個不好,就是大補而亡的結果,最好的結果也是補廢了。純良,每個人的身體都有一個極限,而每一種藥的藥效,也同樣是有極限的,這種水,我估計普通人喝個半斤左右,就會達到極限,再喝就沒有用了,武者的話一斤到三斤左右,不過也要看自身的能力,我想你這些水應該是要給我的那些兒媳婦兒的吧?回頭你讓她們多多運動,這樣才能更好的吸收這些水里的養分,至于那個葉芊芊,我想,如果給她一桶,大概,她就能成先天了。”

    “啊?”趙純良詫異的看著自己的老子,問道,“爸,你是說芊芊喝一桶這些水,就能成先天?”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