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嫡女重生記 > 正文 1591.第1591章 不稱職的父親

正文 1591.第1591章 不稱職的父親

作品:嫡女重生記 作者:六月浩雪 字數:20923604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睿哥兒不能出宮,就寫了一封信請柳兒轉交給高海瓊。

    柳兒接了信,笑著說道:“阿睿還挺細心的。”人家姑娘為他擔心受怕,現在不能出宮是該寫封信跟人家說清楚下這事。

    佑哥兒笑道:“二哥這次是真接受教訓了。這會待在宮里抄寫經書,連半個字抱怨都沒有呢!”要換成以前,肯定叫苦連天了。

    不過說來,若是睿哥兒這次在不接受教訓,玉熙肯定不準再讓他去打仗了。

    “這次將娘都嚇病了,他要還敢抱怨,我非教訓他一頓不可。”他娘身體一直都不錯,這次若不是太過擔心也不至于病倒。

    佑哥兒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止呢!聽大哥說,因為這事爹愁得頭發都白了大半。”之前佑哥兒還不大明白,為何玉熙會憂思過度病倒。不過昨日聽了玉熙那一番話,他才明白過來玉熙背負了怎樣的心理負擔。

    柳兒皺著眉頭說道:“你以后可不能跟睿哥兒一樣,讓爹娘ca心。”

    佑哥兒拍著胸脯說道:“放心,我都大人了,哪還能讓爹娘ca心呢!二姐,娘說了最貼心的就是我了。”

    柳兒笑了下,說道:“還貼心,你小時候沒少讓爹娘ca心。”小時候的佑哥兒,頑劣的讓人頭疼。

    佑哥兒想起小時候的事,算起了舊賬,說道:“若不是你總告我刁狀,我也不會總挨打甚至還挨鞭子了。你知道嗎?我當時恨透了你,還發誓一輩子不理你。就算你嫁了被夫家人欺負,我也不會管。”小時候的想法也挺幼稚的,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姐弟,哪能不理……

    “若不是你小時候調皮搗蛋,我想告狀也沒的告呀!”她小時候性子是有點別扭,看佑哥兒很不順眼,覺得佑哥兒丟人。不過,佑哥兒也確實是個刺頭呀!

    說完,兩人都笑了。

    石榴在外揚聲說道:“二公主,鄔家來人,說要接了哥兒過去。”

    “誰派來的?”

    “是鄔家夫人派來的。”提起鄔家,就連石榴都不屑。

    柳兒冷哼一聲說道:“告訴她,除非是大姐夫自己來,否則誰也別想從我這里帶走長生。”

    方氏因為總生病,如今的鄔家管家的是季姨娘。這個情況,柳兒哪里放心讓長生去鄔家。萬一那季姨娘或者幾個庶子庶女使什么壞,這小孩子可經不起半點折騰,真出事后悔都來不及。雖然說這種概率比較小,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石榴得了回話,就下去了。

    佑哥兒也很不滿,說道:“都什么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鄔闊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將鄔家交給一個姨娘管,還將幾個庶子看得比他姐夫還重。

    “誰說不是呢?”封家雖然出了封蓮霧這么一個奇葩,但是她公婆卻是極為明理的。封蓮霧惹到她,也能直接拍回去。可鄔闊跟方氏是長輩,這兩人折騰出一些糟心事也只能忍了。

    說完,柳兒跟佑哥兒說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說,等大姐在桐城安頓好了,讓姐夫跟長生過去怎么樣?”

    佑哥兒搖頭說道:“暫時不成。盛京的雪還不大,可桐城跟塞外卻下了大雪。糧食基本絕收,牲畜凍死了很多。我估計,明年怕是還有一場惡戰。”他猜測燕無雙估計也預料到這種情況,才會那般干脆地投降。這貨,就不知道多頂兩年。遼東遭災,又給他們增負了。

    柳兒皺著眉頭說道:“等桐城局勢穩定下來,就讓姐夫跟長生去桐城。或者,去其他地方也好,別讓姐夫再留在京城了。”

    鄔闊偏心小妾跟庶出侄女,鄔金寶與小方氏將兩個孩子丟給方氏在外逍遙自在。而方氏有事,都是尋的鄔金玉。生病了,都是鄔金玉去伺疾的,好似她只生了鄔金玉一個兒子似的。這也就算了,身為子女對父母孝順也是該的,可方氏卻偏偏逼迫著鄔金玉管兩個侄子。小的那個比較乖,管下也就算了。大的那個惹事生非頑劣不堪,管不了還得逼著鄔金玉管。不管的話,方氏就一直使勁哭,然后傷心過度又病倒了。

    佑哥兒笑道:“二姐,這事你別管,鄔金玉要做孝子就讓他去做好了。反正他求到你面前,你別再搭理他了。”

    “也就看大姐面子上的。”鄔成禮已經轉了四個學堂,名聲壞了其他學堂都不收,哪怕鄔金玉出面都不成。

    鄔成禮多次鬧事,鄔金玉總去幫他擦屁股次數多了也厭煩了。可最后,都敗在方氏的眼淚之中。

    頓了下,柳兒說道:“我跟大姐夫說了,只這一次。以后這樣的事我不會再幫了。大姐夫是個要臉面的人,我想以后他不會再開口的。”

    佑哥兒很是不滿地說道:“也不知道大姐什么眼光,找了這么一家。”若是讓娘挑選,肯定不會選這么糟心的一戶人家。

    “大姐夫還是不錯的。”再者,他大姐也不是任人搓圓捏扁的。鄔家人雖糟心,可卻不敢惹到他大姐頭上。

    “算了,不說這話了。不過二姐,你可千萬別讓長生去鄔家。你要照顧不過來,就送到皇宮,我來照料。”鄔家跟鄔金玉如何,他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長生。

    柳兒笑道:“我照顧得來。”鄔家人雖糟心,但大姐夫還是很有原則的。每次去鄔府伺疾,都將長生放到她這邊。

    方氏沒見到孫子,非常生氣,臉午飯都不吃。

    鄔金玉勸她:“娘,不吃飯這病哪能好?娘,多少吃點。”

    方氏氣呼呼地說道:“吃什么吃?我自己的孫子都不讓見,還不如早點死了算。”說完,就躺床上了。

    鄔金玉將燕窩粥放在床邊的泥金小桌上,然后坐下沒吭聲。

    “你什么時候將長生抱過來給我看?”她心里是真的很憋屈,這哪個婆婆像她似的,想見自己的孫子都見不上。

    鄔金玉還是那句話:“你搬去公主府里住,什么時候想見長生都成。”可是鄔府,就不行。

    “只要你答應讓成禮也搬過去住,我自然就過去住了。”鄔成禮現在念的并不是寄宿的學校,而是走讀,每日早上送去晚上接回。

    鄔金玉臉色有些不好看:“娘,我是不會讓鄔成禮住到公主府去的。”

    “他是你侄子,你怎么能不管?”

    鄔金玉也動怒了:“他爹娘都不管,我管什么?娘,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你才滿意?我管了鄔樂樂,現在還要我管鄔成禮。是不是以后鄔金寶有什么事,我還要管?”他不是沒管過鄔成禮,為此還求上了二公主,可問題是鄔成禮屢教不改。寫信給鄔金寶說這事,讓他將鄔成禮接過去好好教導,鄔金寶回的信里倒是說了許多好話,可決口不提將鄔成禮接過去這話。

    這親爹親娘都不管,他吃飽了撐的再去管鄔成禮。

    方氏哭著說道:“金玉,我知道娘讓你為難了。可要你再不管,成禮可就毀了。”

    以前方氏每次哭,不管什么要求鄔金玉都會答應。可現在,他卻有些厭煩了:“娘,我是不會再管鄔成禮的。另外,大哥以后有事我也不會管的。你愿意的話,就住到公主府來。舍不得鄔成禮,那你就留在鄔府好好看顧他吧!”鄔樂樂上的學堂是寄宿的,十天休息一天。不過就是休息這一日,鄔樂樂也是去的公主府。哪怕黃霖隨棗棗打仗去了不在公主府,可他仍不愿回鄔家。

    見鄔金玉轉身出去,方氏有些著急:“金玉,你這是去哪?”

    “我回家。”他已經三天沒見著長生了,得去二公主府里接兒子回家。

    方氏哭著叫鄔金玉,可惜鄔金玉沒停步。

    出了鄔府,六角瞧著鄔金玉臉色不好看,小心翼翼地問道:“駙馬爺,是不是夫人又要你管大少爺了?”

    “嗯。”

    六角忙道:“駙馬爺,你可千萬別再管了。你管他,非但不記你的好,還暗中詛咒你,另外還在外敗壞你的名javascript:聲。”這大少爺,完全就是個不知恩的白眼狼。

    “我不會再管的。”有這個時間跟精力,還不如多陪陪他的長生。

    長生見到鄔金玉時,扭著頭不看他。很明顯,這是生氣了。鄔金玉上前抱他,還被長生捶了幾下。別看長生兩歲不到,但他力氣大,用力捶打也會很疼的。

    柳兒摸了下長生的頭,柔聲說道:“長生,姨母有話跟你爹說,你先去陪嬌嬌去玩會好不好?”

    長生摟著鄔金玉的手不放開,好像怕一放開又見不著人了。

    柳兒鼻子微酸,不過面上還是一臉的笑容:“長生乖,姨母就跟你爹說幾句話,很快就好。”

    猶豫了下,長生說道:“好。”

    長生被帶下去,柳兒才說道:“大姐夫,長生真的很需要你。你不知道,這幾****一睜開眼睛就找你,找不著你就哭。”

    鄔金玉也很愧疚,說道:“我知道了。以后我娘若再病,我會將她接到公主府照顧的。”

    “伯母她若不肯呢?”若是方氏愿意,早就可以搬到公主府住。

    其實方氏也不是偏心,她就是覺得鄔金玉現在過得好了,就該幫襯下鄔金寶就該照顧兩個侄子。當父母的,都希望兒女孫兒過得好。

    “不肯也沒辦法。長生還這么小,他需要我的照顧。”他娘固然重要,但兒子也一樣重要。

    得了這話,柳兒就安心了。
老时时彩